長榮空服員宣佈罷工。(報系資料照)
長榮空服員宣佈罷工。(報系資料照)

最近長榮的空服員發動罷工,相較於之前華航空服員和機師的罷工,這次網路上支持的聲浪明顯又更小了,但姑且不論其訴求是否合理,更值得深思的問題是:為什麼中華民國的各種罷工往往難以得到民眾普遍支持?

其實這並不難理解,首先,許多行業的罷工往往會造成其他民眾的不便,空服員和機師罷工如是,2013年關廠工人跑去臺鐵臥軌如是。

再來更現實的問題是,罷工成功往往只有少數當事人直接受益,對於其他民眾而言,薪水不會增加、工時不會減少,如果剛好又因為對方罷工造成自己的不便,自然更有可能傾向不支持。理論上大概只有同行業的人也可能間接受惠,有如華航提高待遇後,長榮員工也大可主張比照辦理。但問題是中華民國成立工會至少要有30人,而國內中小企業林立,導致一堆勞工根本無法組織工會,無法藉由工會合法罷工,那對這些無法參加工會的勞工而言,既然自己無法比照辦理罷工,對於人家的罷工,只怕也難以產生熱情聲援支持的動力。

而且某些勞動權益的增加,不僅只能讓少數人受惠,甚至還會讓其他人相對的「受害」,例如基本工資提高,當然幫助了原本領基本工資的民眾,但對於原本薪水也只有兩三萬的民眾而言,薪水不會因此增加,開銷卻反而提高了,因為每次基本工資一調漲,餐飲業、麥當勞、7-11等往往也跟著提高產品售價。

最後,固然在國外一般的民主國家,前兩大政黨中往往會有一個相對比較傾向保障、提高勞工權益,包括美國的民主黨、英國的工黨、德國的社民黨等等,也就是兩大黨通常一個比較偏右派資方,一個比較偏左派勞方。

然而在中華民國,有一個獨有的情況,兩大黨的區別不在左右勞資議題,而是統獨、兩岸政策,許多支持臺獨的民眾投票時往往優先看比較可能當選的候選人中,哪一個比較偏獨派,而不是看這幾個人誰的勞資政策更符合己意,在這樣的特殊政治文化之下,本來就容易導致勞權被忽視,因為兩大黨都不是以改善勞權做為爭取民眾支持的重要手段。

但這是否表示在國內勞權改善注定無望?也不盡然,如果想讓多數勞工支持,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盡量一口氣同時改善多數勞工的權益,舉例來說,如果政府宣布恢復7天國假,不管哪個產業的勞工都將受惠,想要放假者可以多出假期休息,想要多賺加班費者當天出勤可以多賺到加班費,人人皆大歡喜,哪個勞工會不支持?

又好比如說,面對高房價壓力,如果政府能夠蓋出數量夠多的公宅,讓多數勞工都能夠用低價買房或租房,一方面降低生活開銷成本,另一方面縮短通勤時間(原本市中心沒有公宅就只好住郊區一天通勤兩三小時,但這樣副作用很大,通勤時間過長下班後也沒時間照顧兒女,錢又沒有多到可以請整天保姆的話,只好乾脆不生,降低生育率),對多數勞工而言,顯然也沒有反對的理由。

所以政府與其採用補貼、基本工資等只能幫助到少數人的政策,不如從能夠幫到全體勞工的方式著手,才不會出現連勞工都反彈的情況。當然執政黨是否願意這樣提升勞權,也取決於民眾的行動。

我們現在的執政黨在勞工議題上一再說話不算話,說好沒有實質周休二日就不砍7天國假,結果推出的是可加班的一例一休照樣砍;說好要解決勞工工時過長問題,不但砍了7天國假,還一再增加適用責任制行業數量,然後想要讓勞工多加班解決低薪,無視一再出現遊覽車司機過勞翻車造成遊客死亡慘案;說好要解決勞工低薪,結果卻砍勞工休息日的加班費,說好要加強執法,結果現在微型企業違反勞基法可以免罰或減輕處罰。

如果勞工面對這樣子的執政黨,還是因為臺獨考量力挺到底,那該黨繼續執政後,會有任何改善勞權的動機與誘因嗎?反正不管怎樣惡搞勞工,都能保有基本盤繼續勝選,那犯得著為了一群捐不起政治獻金的勞工得罪金主嗎?畢竟勞工權益的改善,難免意味著雇主成本的提升。所以解鈴還須繫鈴人,勞工權益是否能改善,取決於明年是否願意自己用選票制裁惡搞勞工的執政黨,不要再被臺獨綁架。

(中時 )

#勞工 #罷工 #民眾 #工會 #權益